中国学术杂志网

单音节形容词所搭配名词的特点

 论文栏目:语文教育论文     更新时间:2014-5-14 15:37:47   

一、单音节形容词所搭配名词状况调查

单音节形容词是形容词中最核心、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学者们对单音节形容词的研究颇多(陆志韦1965,吕叔湘1966,张伯江1997,沈家煊1997,郭锐2002)。这些研究多集中于探讨单音节形容词的句法功能。学者们采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对不同的语料进行统计分析,努力寻求共同的规律,结果却大相径庭。虽然目前就单音节形容词的句法功能问题还没有统一的定论,但其修饰名词的功能是不可否认的。单音节形容词可以修饰名词,换句话说,单音节形容词可以与名词进行搭配,但这种搭配是否是任意的,在搭配过程中受哪些条件的限制,所搭配名词呈现什么样的特点,在搭配时有什么样的规律,学者们对这类问题的研究还不够深入。因此,我们以义项为单位对249个使用频率较高的单音节形容词与名词搭配的情况进行了统计分析。为了使统计结果翔实、可靠,我们选用了国家语委语料库。该语料库是大型的现代汉语通用语料库。语料库中的语料均是自然语料,且抽样合理、分布均匀、比例适当,能够比较科学地反映现代汉语的全貌。我们在该语料库中对249个单音节形容词(共计459个义项)所搭配名词的情况进行了统计。统计结果显示,这459个单音节形容词义项中有188个义项不能直接修饰名词,其余的271个义项所搭配名词的数量也有很大的差距。搭配名词比较多的单音节形容词义项为127个。我们将这类单音节形容词定为“高自由度”类。“高自由度”类单音节形容词搭配的名词均在10个以上,有的可达上百个。我们对这些可以与某个单音节形容词搭配的名词进行了穷尽性的描写。通过描写我们发现这些搭配的名词呈现出了“义类”的特点。如:“长(指空间距离大)”上述两个示例显示,“大(指空间距离大)”可以与身体部位、服装配饰、生活用品、自然环境等五类名词搭配,而“红(像鲜血的颜色)”可以与六类名词进行搭配。虽然上述两个形容词搭配的名词都涉及人体部位、服装饰品、自然环境等几个方面,但并不是所有形容词搭配的名词都具有这样的特征,都涉及这些方面,形容词修饰名词的“义类”特征与形容词的意义有直接的关系,不同形容词搭配名词的类别也有所不同。比如“,全(表示整个)”从这个示例中,我们可以看出,“全(表示整个)”修饰的名词主要表示范围,也有一部分表示群体或时间。形容词搭配名词的“类”取决于它的意义。此外,我们在研究时还发现,同类形容词搭配的名词在类别上也存在共性特征。比如“白”、“黑”、“红”、“黄”、“绿”、“青”、“蓝”、“紫”等表示颜色的词,基本都可以与身体部位、服装饰品、生活家居、动物植物、自然环境等几类名词搭配,而一般不与抽象名词搭配,请看下表:一些反义形容词搭配的名词的“类”也具有共性,如“长(两点之间距离大,指空间)”和“短(两点之间距离。缚占洌、“粗(条状物横剖面大)”和“细(条状物横剖面。倍嘤氡硎旧硖宀课、服装饰品、生活用品等类名词搭配,而“新(刚出现的或刚经验到的)”和“旧(过去的、过时的)”多与制度、观念、思想等抽象类名词搭配,“高(一般标准或平均程度之上的)”和“低(一般标准或平均程度之下的)”也多与抽象类名词进行搭配。

二、单音节形容词所搭配名词义类特点分析

从心理语言学的角度来看,“义类”是人们对客观事物范畴化的结果,范畴是人类在认知过程中对事物的分类。人的大脑具有将事物分门别类的基本功能,也就是说,大脑会将具有共同特征的事物划分为同一个类别。人对事物的认识,以概念的形式储存在大脑的心理词典中。这种储存不是无序零散的,而是有关联有组织的。大脑中的词以各种大小不等的范畴形式类聚在一起。彼此联系的词在心理词典中形成了具有网络状的词义组织。这个网络中的各个节点词代表着词或词携带的概念,它们通过各种网络的联系连接在一起,形成层次网络模型。在词义网络上有些词处于同一层,而另外一些词处于更高的层次或更低的层次,词与词之间有明显的层次性。(王文斌,2002)这样,在某一个词被使用时,与之相关的词就可以更便捷、更经济地从记忆中被激活、被提取。当一个使用频率较高的词被激活时,它会带动一串属于同一范畴的词。上面的示例显示,与某个单音节形容词搭配的名词不仅呈现出“义类”的特点,而且这些名词在意义上呈现出这种网络层次性,与人脑中的心理词典模式极为相似。与某个单音节形容词搭配的名词形成一个“类”,这个“类”中的词都由某种共同的意义联系在一起,每一大类还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细分成若干小类,如与“红”搭配的名词中有一类表示动物植物,这类词可以进一步进行细分,如图:上,就有政协委员递交了关于“小学增设繁体字教育的提案”。近日,香港演员黄秋生甚至用繁体字在微博上写道“:在中国内地写中文正体字(指繁体字)居然过半人看不懂,哎,华夏文明在大陆已死。”此言一出,众皆哗然。“废简复繁”再度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个人认为“,废简复繁”不合时宜。就好比着装,古人长袍大袖,今人西装革履,这是风尚发展的结果。至于唐装旗袍,偶尔一穿,尚可显示古老文明的魅力,如果为了继承传统而鼓励全体国民都穿回长袍大褂,那岂不是要穿越时空,重回唐宋?另外,推行简化字是国家政策,朝令夕改,也难以服众。本文来自于《语文学刊》杂志。语文学刊杂志简介详见

许嘉璐先生在纪念推广普通话五十周年座谈会上曾提出“推行简化字,并不是要消灭繁体字,只是限制它的使用场合”。这样的意见比较中肯。其实,简化汉字的遗憾未必全都是缺陷。首先,文字只是记录语言的符号,汉字形体的意义和字的意义本来就不能划等号,即使是象形如“日月山川”,字形也只能起提示作用,无法覆盖词义的全部内涵。同时,随着时代的发展,词义也会发生变化,比如现代意义的“车”已与古代有两个木栓的“車”大相径庭,再用繁体字,就画蛇添足了。繁体字是记录古代汉语的符号,语言发展了,文字形体有所变动亦不为过。第二,计算机在处理“身兼数职”的简繁对应时,如能改良技术,将字体转换的基本单位由字延伸至词或词组,或许就能有效降低错误比例。如果仅为了计算机处理简便就大规模地改革文字系统,未免有点杀鸡用牛刀的意思。第三,情人眼里出西施。字体美丑是审美取向问题,见仁见智。美感只能影响却不能决定文字改革的方向。第四,繁简字体虽有差异,但毕竟一脉相承,还不至“云泥已殊路”。因此,“用简识繁”对大多数学者来说并不困难。“用简”则效率提高,“识繁”则沟通无碍,简体字简约而不简单,简洁而不简陋,仍然可以记录和传播古老的华夏文明。至于汉字改革将何去何从的问题,恐怕很难用“繁化”或“简化”一笔带过。有些汉字的优劣很难用繁简衡量。新造的会意字如灶(竃)、岩(巖)、众(衆)、灭(滅)基本都能兼顾形义关系,也算是传神之作,虽简而优。而像“燃”(古字“然”)这样的字,被假借后繁化,增加了形旁,使形义关系再度统一,是虽繁而优。因此我们不如说“择善而从”。

作者:步延新 单位:北京师范大学汉语文化学

学术网收录7500余种,种类遍及
时政、文学、生活、娱乐、教育、学术等
诸多门类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语文教育论文
@2008-2012 学术网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
主机备案:200812150017
值班电话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间值班
400-888-7501

投诉中心
13378216660
咨询电话
唐老师:13982502101
涂老师:18782589406
文老师:15882538696
孙老师:15982560046
何老师:15828985996
江老师:15228695391
易老师:15228695316
其它老师...
咨询QQ
89937509
89937310
89903980
89937302
89937305
89937307
89937308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